465_50PX;

專題專欄

困難群眾是出題人 幫扶干部是解題人

發布時間:2018-5-22 作者: 來源:

  “感謝黨的好干部,感謝黨的好政策!為我解決了大難題,有了這筆錢,我就可以脫貧了。”5月2日,“五一”小長假后第一個工作日上午,武山縣咀頭鄉鳴鼓村村民康引引領到了久違的55400元執行款,發出了由衷的感慨。此刻,他心底里最感激的人就是甘肅省城鄉發展投資集團公司總經理高愛平——一位投身于脫貧攻堅一線的幫扶干部。

            “有誰能來幫幫我”

  康引引家里有7口人,兒子、兒媳常年在外地務工,定期匯款給在家務農、帶孫子的老兩口,在村里,經濟條件算是中等。
  2011年4月的一天,帶著積攢了很久的積蓄,康引引來到了武山縣咀頭鄉信用社存錢。在場的信用社職工趙某向康引引提出了借款要求。抹不開熟人面子、經不住一分利誘惑的康引引便向趙某借了6萬元,雙方約定一年內歸還。
  然而,讓康引引沒有想到的事情發生了。借款到期后,康引引多次手拿借據上門討要,趙某都以各種理由拒絕償還。2014年,萬般無奈之下,家里著急用錢的康引引只得將趙某起訴至武山縣法院。在法院的主持下,雙方達成了調解協議,約定償還康引引借款本息75400元。
  本以為有了協議在手,借出去的便能能順利要回,但現實再一次讓康引引失望了。趙某在償還2萬元后,就未繼續償還剩余借款本息55400元,當起了“老賴”。
  一次原本以為簡單且有利可圖的民間借貸,卻讓康引引一家陷入了無法掙脫的困境。家里住房年久失修,妻子體弱多病無錢就醫,兒子兒媳常年打臨工、下苦力都填不滿那6萬元的大窟窿。康引引家變成了當地有名的貧困戶。
  “當時實在太難了,常想有誰能來幫幫我就好了。”回想起當時的艱難,康引引對筆者這樣說。

            “群眾利益無小事”

  困境中的人,太需要有人拉一把了。
  在聽說被確定為甘肅省城鄉發展投資集團公司總經理高愛平的幫扶戶后,康引引一家就翹首以盼。
  2017年10月16日,為貫徹落實省上脫貧攻堅幫扶工作決策部署,按照集團公司統一安排,高愛平來到康引引家上門“結窮親”。
  “你們是來幫扶我的嗎?”在得到肯定答復后,康引引激動極了。康引引沒有想到,省上的幫扶干部真的來到了自己身邊。
  眼前的一切讓高愛平一陣心酸。幾間破瓦房搖搖欲墜,仿佛一陣風就能吹倒,康引引的妻子病臥在床上,各種藥擺滿了桌子……
  當高愛平了解到造成這一切的原因時,他就當場向康引引家做出了保證,“不幫你要回欠款,我愧對幫扶干部的職責!”
  為了實現這個承諾,高愛平開始了長期的奔波。
  作為省屬大型國有企業的總經理,高愛平從未接觸過這類民間借貸糾紛。可一旦著手去做,才發現看似規模不大的欠款,追討的難度不比做項目容易。
  “法院判決執行難以執行,老百姓肯定質疑司法的公平正義。”高愛平說,“2020年建成全面小康社會,是黨對人民的莊嚴承諾,是最大的政治,我不能坐視貧困群眾利益受到損害、社會誠信受到破壞、法律尊嚴遭到踐踏、黨在農村的執政基礎受到危害。”
  他決定,發揮自己在法律方面的知識,維護幫扶戶康引引的合法權益。
  從省高院,到天水市中院,再到武山縣法院,七個月間高愛平往返奔波于蘭州、天水、武山……
  很難想象,他是一個國企的總經理,一個年屆六十的老同志。
  辛苦終有回報,努力不會白費。經過高愛平不懈的努力協調,武山縣法院做出了強制執行。
  但法院沒能查詢到趙某有可執行的財產。用高愛平的話形容,“康引引的討債路再次塞車。”
  行百里者半九十。為打通討債工作的最后一公里,高愛平又一次奔波在路上。
  經與趙某所在單位多次溝通協調,高愛平了解到趙某在武山縣信用聯社有三萬余元的股金。隨后,高愛平又通過武山縣法院強制執行趙某的股金,對不足欠款,以預支趙某工資的形式予以履行。
  至此,康引引終于領到了自己的血汗錢,高愛平心頭的一塊石頭也終于落了地。
  “群眾利益無小事,困難群眾在生產生活中遇到的各種各樣的難題,我們都必須要想方設法去解決。從這個意義上說,困難群眾是出題人,幫扶干部是解題人。群眾高興不高興、贊成不贊成、滿意不滿意,是評判我們工作的標準。”高愛平對筆者說。
  談起未來的打算,高愛平表示雖然要回了欠款,可對于康引引家今后如何奔小康,他還得再支招、再出點力,這條路雖然艱辛,卻使命光榮……

上篇:

下篇:

Copyrights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甘肅省城鄉發展投資集團有限公司 隴ICP備15003255號

地址:甘肅省蘭州市城關區南昌路1808號 查看地圖 電話: 郵編:730000

設計制作 宏點網絡

110_80px;
3d试机号每日快报